pt老虎机
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www.208164.com:菖蒲灿然

发布日期:2018-05-29 10:07:22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  初夏,丹河岸边的菖蒲花,开了。

  一种“盛放”,齐刷刷的,欢喜得异常。

  我喜欢菖蒲,喜欢它的“挺秀”,叶叶挺秀,花花挺秀。叶片,修长、挺拔、翠绿,一片片,直指晴空。它似乎是想用它碧绿的剑叶,划破晴空的蓝,在蓝绿交融中,于天地间,刻意闪烁出一番耀人的亮色。叶片,簇拥却不纠缠,一束束,挺然而立,倏然拥抱,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,乍见之下,欢喜成一团。

  那叶片,怎的那样的绿啊?翠莹莹,滑溜溜,一碧如洗,是一种澈然的绿,是一种彻底的绿,是一种盎然的绿。

  这样的绿,让人感受到一种生命的无限生机。

  绿的釉色,在流转;绿的涟漪,在浮漾;贴近它,你仿佛就能闻到一种绿色的馨香。

  花色,亦是繁多。黄色的、紫色的、红色的,色色俱佳。

  黄色的,居多。是一种嫩薄的黄,嫩如金脂,黄如金箔,黄粉洒然,娇娇然,仿佛经不住清风一吹。紫色的呢?辍于叶片之顶端,翘翘然,宛如一只只栖息于枝头的紫蝴蝶,或者紫蜻蜓,翅翼栩栩,仿佛随时都会霍然飞起,点水于绿波之间。红色的,红如火,也只能这样形容了——是一簇簇的火焰,燃烧在绿波之上。

  大片的菖蒲,绵延生长,那花色,真正是绚烂一片。

  菖蒲,是入得诗的。

  写菖蒲的诗,很多,但最具代表性的,还是宋·释惠明的《咏菖蒲》一诗,诗曰:“根下尘泥一点无,性便泉石爱清孤。当时不惹湘江恨,叶叶如何有泪珠。”

  一首简短的七言绝句,可真正是把菖蒲的性情、品格,描写、形容尽了。

  生于泥水,却有荷之性情——出淤泥而不染;水滋万物,也同样滋养着水边的菖蒲,因之,水滋之下的菖蒲,就生长的格外茂盛。不仅茂盛,而且,每日清晨,片片叶片上,还挂满了水珠,亮晶晶的水珠。那是“泪珠”吗?非也,非也,那是多情之“珠”,是感恩之“珠”,是一株株菖蒲,对水的回报。

  “性便泉石爱清孤”,此一句,最是写意。孤石与菖蒲,乃“绝配”也。

  丹河岸边,亦多石,一种白色的花岗石。一块块,大大小小,星罗棋布着。许多菖蒲,就生长在石块边,甚至于,生长于石块的缝隙间。坚石卧踞,菖蒲亭亭,再加上石之白映衬蒲之绿,身边的菖蒲,就显得格外挺拔、清秀,而又孤绝。

  真的是,一派清孤,一派清孤。

  菖蒲,更是入得画的。

  古人把兰、菊、水仙和菖蒲,并称为“花草四雅”。甚至于,从唐宋开始,古代文人就开始“植蒲”,把菖蒲制作成盆景,置之案头,以供观赏。观赏之余,则写之,画之。古代画家,郑板桥、金冬心、苦瓜和尚、八大山人等,都曾画过菖蒲;至于现代画家吴昌硕、齐白石等人,更是常常以菖蒲作为绘画题材。

  这几株青蒲,即如八大笔下的孤鸟,笔下的坚石,笔下独自芬芳的花朵,成为八大山人的知音。

  此时,蒲香在哪儿?蒲香在心中,蒲香氤氲在文化的长河中。

  此时,一株株菖蒲,就不仅具有了形之美,色之美,更具有了一种寄情之美,还具有了一种形而上的高度。

  文/路来森 图/郑龙
相关文章:
生日礼物 2018-05-29 10:09:03
神奇的狮头岭 2018-05-29 10:08:43
菖蒲灿然 2018-05-29 10:07:22
图说我们的价值观
?